陈树隆统治下的葫芦案

发布日期:2017-10-10

陈树隆统治下的葫芦案

 

 

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提高司法公信力,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曾经,这是座八十年代因瓜子而闻名全国的城市;

现在,这是座十八大后书记市长双双落马的城市。

曾经,这里有想拆就拆、拆完就赖、赖了不赔的酷吏;

现在,这里有敢偷敢换、截留证据、颠倒黑白的法官。

曾经,三山区是绿油油的菜地、黄灿灿的花海;

现在,三山区是物欲横流、怨声载道的大工地。

 

 

 

一、群魔下三山

我们先来看一下2010年贪官们列队的嘴脸。

 

 

王三运顺口溜:老子官场英雄,儿子商场好汉。官运财运桃花运,儿子跟着老子赚。

倪发科外号:扒市长。大拆大建,亲属搞土地开发、拿项目。

陈树隆名言:拆迁只要不死人,方法我不管。养女人,养私生子,被查时资产超亿。插手司法,刑讯逼供。

杨敬农名言:让老洪安排人去告省发改委,在芜湖拆不拆倪家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洪建平外号:三光市长,拆光!推光!挖光!

强健外号:强迁书记。不怕拆不掉,就怕看不到,树隆书记在法院装了金刚罩。

贪官们到了,农民们的梦魇就到了。

 

二、拆你没商量

王三运指着黄橙橙的菜地说:“这里规划好了?”

杨敬农毕恭毕敬回答:“国土审批慢,一次只有只有一小块,需要省里支持。”

倪发科说:“可以先拆嘛,慢慢审批,每个项目可以分散申报一点点,总量就不多了。我在六安就这样干,一边拆一边等。”

王三运回头看了一下洪建平说:“听说洪副市长拆迁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最近为了一个拆迁户,还将省发改委告了?”

洪建平苦笑说:“都是市领导的决策,我只是跑跑腿。中江商场拆迁难搞,钉子户难缠,断水断电没效果,还是要强拆,人家开发商等得不耐烦了。对了,上次市里表扬三山区的强健同志拆迁搞得不错,也说说”

强健走到跟前,满脸谄笑:“我哪有什么经验,就是区里说哪个村子要用,我就带人去拆,农村好干,一拆一大片。”

不久后。

......

焦湾村民朱远生外出几天接儿子女儿上坟再回家,眼前一幕令他们不敢相信,房子地基上一片瓦砾,楼房不见了,家具没有了,果园被挖了。打了报警电话,派出所回答“应该是拆迁,找村里”

下午找到村里,说张书记在睡觉,原来是昨晚酒喝多了,明天才能接待。等到第二天,张书记说是街道拆迁。朱远生说:“我家什么时候拆迁,我怎么不知道?”张书记说:“街道定的日子,就拆到你家里,正好你家里没有人。”朱远生儿子问:“拆迁许可证有吗?张书记一愣回答:“我不知道。”朱远生儿子问:“土地规划证、建设许可证有吗?”村里有个叫胡向东的说:“街道的事我们不清楚。”朱远生儿子问:“法院的强拆裁决书有吗?”张书记摇头。

朱远生说:“你们这不是抢劫吗,什么拆迁啊,光天化日啥也没有就把人家房子给拆了!”张书记满脸堆笑地说:“我们不是准备和你商量,填个拆迁协议就行了嘛。”朱远生气愤地说:“我去找法院说理去。”

 

三、告我我不怕

三山区法院的王武为难地说:“行政诉讼要你提供证据。”朱远生说:“我家被拆了,物品失踪了,有什么证据?”王武说:“就是要证明是谁拆你家房子。”朱远生说:“村里说是保定街道。”王武说:“最好有书面的证明材料。”于是就到村里去找,张书记听说要起诉,冷笑说:“保定街道和三山法院在同一个大院里,跟政府搞,你还想告得赢!”正好墙角有个盖着保定街道公章的公告,就拍成照片洗出来,再找村民写个证明,交到法院。王武叹了口气,让朱远生交了50元,总算是立案了,案号行政00001

 

四、不是我拆的

20109月三山区第一次开庭,朱远生叫上了几个村民做目击证人,法院还叫村里送材料,一个叫周维华的慌慌张张送来一堆东西。强健没来,保定街道办事处无人到场,其辩护律师强调原告的书证和人证都无法直接证明拆迁主体是保定街道,法官王武不停地点头。大概一个月,裁定就出来了,证据不足,驳回起诉,因为原告无法证明房子是保定街道拆的。

朱远生呆了:房子没了,竟然没人承担责任。常看新闻有世界某个地方发生爆炸案,马上有某个恐怖组织声明对该事件负责,怎么我们这儿的行政机关连恐怖组织都不如了?

 

五、我们拆错了

朱远生找到区政府,有个姓陆的书记接待了。朱远生介绍了房子被拆物品失踪等情况,陆书记坦陈谁拆的谁承担责任,协商不好可以起诉。听说起诉被驳回,陆书记给保定街道的强健打了个电话,强健说老朱家拆迁协商很多次了,谈不拢。

朱远生说:“我最近几天就不在三山,他跟谁谈的,还谈不拢?纯粹在欺骗领导。”陆书记随后安排拆迁办、街道下午和朱远生碰头协商。村里的张书记见区里来了领导,就夸夸其谈,将街道的强健如何带队用挖掘机拆朱远生家房子,如何挖果园,如何搬走物品详细描述了一遍。朱远生儿子留了个心眼,将讲话录音了,随后作为上诉证据交到了芜湖中院。

补充一句,三山区法院王武很用心,故意将上诉期10天安排在国庆期间,让朱远生办理上诉非常仓促。因为家没有了,只能一次一次从外地赶回来。

原先芜湖中院已经发放了开庭通知书,接到录音证据后,立马出示了诉讼中止裁定书。

强健让街道村里也分别打来了电话向朱远生表示歉意:“奇瑞项目赶得急,原本不是拆你家的,挖掘机碰到你家屋角,没办法,只好将你家顺便也拆了。”朱远生气愤地说:“你驾车撞伤了人,看看人没死,就把车开回来将人轧死吗!现在还赖不是你干的?”

强健很恶心

 

五、磨你没商量

等待开庭审判是个漫长的过程,法院沉寂了整整五年。

中江商场倪氏兄弟拆迁案结束了,抗日战争也过去80周年了。

三山区原区长王文武和拆迁办副主任张贤忠都已经在监狱服刑五年。

一个从古到今、从中到外少见的犯罪行为,在贪官们的操控下遮盖了五年。

 

六、违法能升官

芜湖中院将案子发回了,三山区法院在2015年开庭,被告无人到场,辩护律师口口声声宣称是合法拆迁,却什么手续也拿不出来,最后只能判定保定街道办事处拆迁行为违法。

朱远生发现,违法拆迁的强健在“三光”市长洪建平的提携下,居然还升官了,成了副区长!

 

七、不赔气死你

关于行政赔偿部分,因为保定街道没有提交有效证据,法院的王武就重新立了一个行政赔偿案,让保定街道重新提交“证据”。因为保定街道办事处非法拆迁造成原告举证不能,朱远生的辩护律师提出按照行政诉讼法,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法官王武出具的判决书,最后认定谁主张谁举证,朱远生无法证明房子装修、物品和果园状况,强健指使焦湾村会计周维华伪造几张签字表,盖上办事处的公章,手写一个赔偿标准,让王武判定保定街道办事处一共赔偿朱远生11万元,全部金额在三山区大概能买新房10个平方。

朱远生的楼房,没了。家具物品,失踪了。果园,也没了。

王武更恶心

 

八、狸猫换太子

朱远生上诉了,芜湖中院开庭,强健不到场,被告没人来,指派律师到场。

原告请求合法赔房子、赔果园、返还物品、赔偿社保损失,至于被告伪造的签字,要求笔迹鉴定。

芜湖法院审判员刘进先是拖延,然后以没有字迹样本比对敷衍,朱远生只好手写几十个签名,法院又说要提供2010年前后的签名,朱远生只好找了几份诉讼材料中的签名去比对。

过了几个月,法院通知说鉴定结果出来了,认定材料上的签名是朱远生签的,朱远生大吃一惊,怎么会有这种事!于是就到芜湖律师那里看鉴定报告,一看又傻眼了,要求鉴定的那几张伪造表不见了,换成了另一张不相关的表。朱远生儿子给南京东南鉴定所打电话询问情况,鉴定所回答是芜湖法院后来私自调换了鉴定材料,鉴定所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再问法院的刘进,刘进厚颜无耻地说:“不可能,你们要求鉴定的就是那一张。”朱远生儿子要求刘进出示原先的鉴定申请,刘进说我不知道,就匆匆挂了电话。

刘进最恶心

 

九、乌鸦一般黑

案子又回到了三山区法院,在庭审现场,强健不到,代理律师通知办事处派人到现场,也没人敢来。朱远生坚持要求法官肖珍鉴定四份伪造表。

至于室内物品,被告律师说,已经灭失了。

朱远生说:“前面一直说我家的物品被妥善安置,怎么一下子就灭失了?这么说就是房子、物品、果园都没了,我家什么都没有了!”

朱远生儿子指着台子上的复印件,对肖珍说“上次被换了,这次不要再换了!”

一个月后鉴定结果出来了,除了一份被鉴定明显不是朱远生签字,竟然有三份复印件倾向于朱远生的签字。再次目瞪口呆!

在律师事务所,朱远生儿子突然发现其中一张表和原先被告提供的有差别,签名栏竟然有两个签名换成了别人的名字,还少了一个备注“复印件与原件一致”和“三山区保定街道办事处”的公章。因为是复印件,看起来上面其余部分签字和金额都一模一样。

行政机构提供的“证据”出现了自相矛盾的两份,贪官们制造伪证的嘴脸昭然若揭!

随后的开庭辩论上,朱远生儿子就三山区法院再次调换鉴定材料提出质疑,对法院如何去安排鉴定的公正性持否定态度,认为如此鉴定已经失去意义。既然两张表自相矛盾,伪造证据事实已经成立,被告提供的所谓“证据”就没有法律效力。

知道证据造假行为暴露,强健等人很紧张,为了证明“证据”的有效性,和肖珍协商后说虽然鉴定的是复印件,但“原件”都有。第二天,朱远生儿子不看“原件”则已,一看就更疑惑了,“原件”上有公章,送去鉴定的却没有。肖珍又补充说,保定街道办事处自己承认那张备注“复印件与原件一致”加盖公章的是假的,后来的去鉴定的才是“真的”。

读者啊,你听这样的辩解,还会相信他们的“证据”吗?

朱远生儿子说:“强健可以让周维华一天做一百份朱远生的签名表,都盖个公章做原件。他们送到区里的表格,有哪一份是村民真实签名的?有哪一份金额是对得上的?你知道这些钱都进了谁的口袋?

没几天,焦湾村会计周维华被某某领导安排调职。

 

十、乱判葫芦案

三山区的判决很快就下了,裁决认为虽然两份“证据”相矛盾,但“朱远生”三个字看起来一模一样,因此可以认定“证据”都是真实的!朱远生气愤地说:“强健可以做一百张不一样的表,朱远生三个字还一模一样,我就算签字领了一百次钱!”法院判决保定街道办事处赔偿53万元,物品损失2万元,包括房子果园所有一切在内。

随后,肖珍被调到了芜湖经开区法院。

朱远生不服判决,要求上诉,因为年老力衰,让儿子和律师送上诉材料到三山区法院,于2017329日将上诉状和上诉证据交到一个女法官的手上。

下午朱远生儿子接到三山区法院书记员的电话,说收到了上诉状和证据。因为证据材料太厚,要在芜湖中院立案通知拿到后,再提交证据比较好。朱远生儿子说我们因为在外地提交不方便,是否三山区法院就直接提交好了。书记员便详细解释等立案后,法院会联系上诉人,发立案通知书,证据直接邮寄交到法官手上如何好。朱远生儿子只好同意了,回家一直等法院的立案通知书。

2017711日上午,朱远生儿子忽然接到保定街道办事处的电话,说中院判决下来了,维持原判。朱远生惊呆了!

不发立案通知书就判了,不通知上诉人、不开庭就偷偷地判了。芜湖中院法官吴昭武也不通知上诉人确认合议庭组成人员是否合法,用复制的方式重复了一遍三山区法院的意见,明知原告提交了一对证据,提出“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三山法院和芜湖中院合谋用极其卑鄙的欺骗方式来了个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同日,央视新闻播出“原安徽省长王三运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曾经祸害安徽的大老虎大贪官终于倒台了。

九天后,720日,中纪委发布公告,原芜湖市长杨敬农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其涉嫌犯罪问题、犯罪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930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王三运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在习总书记的领导下,反腐领域是老虎苍蝇一起打,全国的老虎倒下了许多,但芜湖还有不少苍蝇,特别是陈树隆杨建农腐败多年,操控官场和司法系统,余孽很多,有的还在为非作歹。”朱远生说:“像我家的案子,贪官们想方设法制造伪证,目的就是想掩盖其背后的一件贪污大案,结果却是欲盖弥彰。我坚决拥护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战略部署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为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为反腐败、为全面依法治国贡献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