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谋划煤电用一体化能源转换新战略分析

发布日期:2011-11-14

   能源大区内蒙古近年来一直在思考、摸索,如何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资源损失少、社会效益好、环境污染少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来造福人民,而不是简单地挖煤卖煤。

  

  日前公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对内蒙古实施差别化产业政策,优先在内蒙古布局建设具有比较优势的煤炭、电力、煤化工、有色金属生产加工等项目,在项目核准、资源配置等方面给予积极支持。在战略定位上将内蒙古建设成为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新型化工基地和有色金属生产加工基地。它如一座灯塔,照亮了内蒙古能源发展的征途。

  

  近日,自治区能源开发局、内蒙古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召开“煤电用一体化”论坛,邀请国家能源局、国家发改委能源所、中国能源学会等相关部门负责人、专家、学者以及区内企业代表研讨“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模式,该模式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认可。

  

  发展优势:就地转化富民强区

  

  何为“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模式?内蒙古发展研究中心《内蒙古“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战略》研究课题中解释道,煤电用一体化就是将发电和用能产业构建为一个经济主体,形成上下游产业链和产业集群,从而实现循环发展和综合利用。

  

  《内蒙古“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战略》主笔人之一、内蒙古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永军分析了内蒙古推进“煤电用一体化”的重要意义。他认为,首先,是优化国家产业布局的重要选择。在现有生产力布局下,国内东部地区和东北地区成为能源净输入区域,西部地区成为主要能源输出区域,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能源缺口进一步扩大,推进“煤电用一体化”发展,可以更好地发挥内蒙古的能源优势,在内蒙古布局高能耗环保产业,提高用电负荷,有利于缓解能源供给和需求的矛盾,优化国家产业布局。其次,是实现国家重要矿产资源的重要保障。内蒙古推进“煤电用一体化”发展,尤其是加快构筑煤—电—高铝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电解铝循环产业链,可以缓解国家铝土矿资源短缺的矛盾,有利于保障国家重要矿产资源安全。第三,是完善产业链的重要途径,它有利于内蒙古提高资源综合循环利用水平,实现产业升级、延伸、集聚、创新,形成特色产业集群。第四,是实现节能减排的重要支撑。能源在高载能产业生产成本中占有较大比重,推进“煤电用一体化”发展,将提高内蒙古的用能水平,促进风电与高载能产业的有机结合,从而带动风电产业发展。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推进"煤电用一体化",有利于发挥我区环境容量优势”,张永军说,我区地域辽阔,国土面积118.3万平方公里,荒漠化、沙漠化土地较多,容纳污染物的最大负荷量仅次于新疆。我区规划建设的煤化工基地所涉土地不超过全区国土面积的0.25%,这为我区推进“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能源消费总量、消费水平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标准,能源输出与能源就地转化变成产品输出,对于富民强区的作用差别很大。自治区能源开发局局长王秉军表示,能源就地变为产业用能是一个让产业联动发展从而效益倍增的过程,比如煤—电—工业硅—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组件产业链中,终端产品与煤之间的产值比是50多倍,这证明了产业链越长,产业链的集聚效应和技术创新越强,就业机会越多,富民强区作用也就越大。

  

  “我们要认真总结我区构建煤—电—用长产业链的经验,遵循国家产业政策和节能环保政策,实施双百亿工程,努力改变初级加工项目多、产业链短、循环利用不充分的发展方式,按照规划建链、延链、扩链、补链,形成循环经济产业链竞争新优势”,王秉军称。

  

  国家能源局总工程师吴贵辉对内蒙古探索发展“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模式给予了肯定。他指出,在“十二五”开局之年研究煤电用产业一体化问题,对于内蒙古经济社会实现又好又快发展、科学发展以及富民强区具有现实意义。内蒙古要努力实现能源多元化、清洁化和高效化,鼓励煤、电、用一体化,风、光、电一体化,注意拉长上下游产业链,既提高规模化效益,又提高技术、产业集成效益,从而使资源利用和价值最大化,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

  

  产业选择:循环经济产业集群

  

  发展循环经济是内蒙古实施产业延伸、升级,进而实现产业多元的最有效途径,也是转变工业发展方式的关键环节。目前,全区已形成新型煤化工、盐碱化工、多晶硅、电解铝、建筑陶瓷、煤矸石综合利用等规模化产业链,资源综合利用程度、节能减排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内蒙古如何按照能源、资本、技术密集,高转化率、高附加值、长产业链、节能环保、循环经济的发展理念,构建煤—电—用长产业链呢?

  

  《内蒙古“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战略研究》课题报告认为,内蒙古有条件构建几个产值超百亿元、超千亿元的煤电(火、风、光伏)用循环经济特色产业群。

  

  其一、煤炭—电力—冶金产业链。内蒙古已成为国家重要的有色金属冶炼加工省区。今后要重点围绕建设国家重要的有色金属生产加工基地,努力构筑煤—电—铜、铅、锌—航空材料、电子材料、交通运输工具材料等有色金属深加工产品产业链,煤炭—电力—钢—钢材、特种钢等深加工产业链。

  

  依托我区丰富的高铝煤炭资源,努力构建煤炭—电力—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电解铝高效循环利用产业链。目前,我区高铝煤炭资源开采量达到1.07亿吨,主要用于火力发电厂燃烧用煤。而高铝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综合效益突出,按照目前每年1亿吨高铝煤炭资源开采量计算,若提取氧化铝比直接销售煤炭增值近25倍。若将氧化铝进一步加工生产电解铝,比直接销售煤炭资源增值36倍。同时,可有效启动区内电力市场需求,实现资源利用生态化、经济和社会效益最优化。

 

  其二、煤炭—电力—多晶硅—光伏制造循环产业链。我区硅石资源丰富,目前已建成和在建的工业硅产能约30万吨。而且多晶硅属于能耗较高的产业,电力成本约占总成本的33%左右。“十二五”及今后较长时期,我区可加快推进以光伏产业为重点的新型电子材料产业集群,重点发展多晶硅、单晶硅和工业硅等硅材料产业,努力构建太阳能光伏产业集群。

  

  其三、煤炭—电力—稀土新材料产业链。我区具备发展稀土新材料的良好的产业基础,稀土工业储量4350万吨,占中国稀土资源量的85%,居全球首位,已形成从选冶、分离、深加工、新材料到应用产品较为完整的稀土工业体系。我区应构建以稀土磁性材料、稀土储氢材料等为核心的产业链以及以稀土催化、抛光、功能陶瓷等新材料为核心的产业链。

  

  其四、煤炭—电力—煤化工产业链。“十一五”期间,我区高水平、高起点、规模化、基地化地建设了一批大型煤制甲醇、煤制烯烃、煤制油、煤焦化等新型化工项目,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煤化工生产示范基地。今后要努力构建煤间接液化转油、煤制甲烷气(天然气)、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二甲醚等产业链。

  

  其五、煤—电—氯碱化工产业链。阿拉善盟是我区湖盐分布的主要区域,可以为我区发展以PVC生产等为主的盐化工产业提供充足的资源保障。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我区氯碱化工产业不断发展壮大,电石、烧碱、聚氯乙烯等产量在全国占有一定比重,可构建煤炭—电力—电石—氯碱—聚氯乙烯等产业链,适当发展氯丁橡胶、甲烷氯化物等产品,发展盐酸、液氯、PVCPVA等下游深加工产品。

  

  其六、煤炭—电力—氟化工产业链。氟化工是我区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军”,我区发展氟化工产业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萤石资源保有储量达到2596.5万吨,居全国第3位。发展氟化工必备的能源、原辅材料资源也非常充裕,可构建相应产业链。

  

  其七、煤—电—建筑陶瓷循环产业链。鄂尔多斯市高岭土资源丰富,且品质优良,各项指标基本满足生产高档日用陶瓷的要求。还拥有丰富的石英砂、长石等生产建筑陶瓷所需的配料。我国70%以上的建筑陶瓷产能布局在广东、福建、山东等沿海发达地区,而这些地区面临的资源、能源、环保和成本压力日趋严峻。我区应抓住建筑陶瓷产业转移加快的机遇,培育陶瓷产业集群。

  

  此外,我区还可以发展煤—电—云计算等高技术循环产业链。云计算是继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之后的第三次IT浪潮,被评为十大战略技术之首。国家将以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确定为“十二五”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重点。鄂尔多斯市凭借丰富的能源、低廉的电价及适宜的气候环境,已确定规划建设占地10平方公里的“草原硅谷”云计算产业园区,利用传统能源承接发展云计算。

 

  目前,自治区已制定沿河沿交通干线经济带产业发展规划,对蒙西地区的一二三产业、城镇体系、工业园区、基础设施以及生态保护的空间布局作出了战略规划。在推动工业转型升级中提出,重点打造22个重点工业园区和18条循环经济产业链。

  

  发达地区大范围、高比例缺电,能源用量大、资源型加工产业向我区转移已呈现规模化趋势,这为我区依托能源和资源优势承接产业转移创造了机遇,为我区产业结构调整带来契机。对此,王秉军表示,我区承接产业转移将按照总体规划,优选承接产业,发挥后发优势。不仅要资源换项目,而且要用资源换其产业组合式、链条式转移,创办专业工业园区,利用好资源配置手段优化全区产业布局,从整体上实现产业与城市协调,各地区分工协作,各展所长。探索适应国家煤炭等矿产资源政策变化的运作模式和手段,以及惠及当地居民的利益分享机制,既强区又富民。

  

  电是“煤电用一体化”发展中的关键环节,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刘锦介绍说,“十二五”期间,公司将加快汇集输送风电的电网项目建设,充分发挥电网企业规划、引领、接入、送出的独特作用,积极开展大规模新能源接入关键技术研究,不断提高电网对风电等新能源的接纳能力,促进自治区风电、太阳能等产业健康发展。同时,进一步加快智能电网建设,提高电网的建设、运营和管理水平。

  

  统筹规划:在“好”字上做文章

  

  产业发展方向已明晰,如何发展?《国务院关于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了内蒙古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定位,就是实现又好又快发展,内蒙古发展煤电用一体化模式,同样要遵循“好”字优先。

  

  吴贵辉指出,内蒙古在实施能源转换战略、推动“煤电用一体化”发展过程中,要处理好几方面关系。正确处理当前和长远的关系,要看到已取得的成绩,形成未来发展的思路,提出努力奋斗的目标。正确处理保护与开发的关系,能源资源是有限的,保护是为了更好的开发,使资源利用价值和利用效率最大化。正确处理能源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把保护生态环境放在能源开发的全过程,使内蒙古的水更清、草更绿、天更蓝。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对内蒙古能源产业发展提出了建议。他认为,内蒙古在产业转升级方面,要把握产业链延伸的方向,优选承接产业转移,比如煤化工产业,国际竞争非常激烈,要很好把握,看清世界的趋势。在大力发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方面,应该与丹麦、德国、美国等风电强国建立各种合作关系,提高开发的层次。

  

  我区在发展能源产业时,要求各级地方政府不断提高对资源属性、价值、相关权益、开发规律性的认识,注重妥善处理好资源所有者与开发权的关系,政府作为资源所有权代表与开发者的利益关系,行政配置与市场配置的关系,用竞争机制显现资源的潜在价值。

  

  王秉军介绍,自治区政府十分重视处理好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关系,积极探索开发中生态环境的长效补偿机制、建设机制、保护机制,建立政府、企业、矿区农牧民对资源红利的分享机制,做到企业收益与当地农牧民收入要同步提高,群众分享开发成果,共同富裕、和谐共赢。

  

  “煤电用一体化”发展模式仍在探索、完善之中,内蒙古发展研究中心正加紧对相关数据进行核对,向国家能源局上报。借力技术、管理、产品优势实现产业延伸,我区全力以赴由能源大区向现代产业大区跨越!